虽然附近有一个停车场
2021-07-19 02:3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不论是大望桥还是草房地铁站附近,众多黑车、顺风车占道揽客导致道路通行能力大大下降。此前为了解决大望桥附近占道拼车的问题,交管部门专门在华贸桥东侧设置了拼车点,放置“通州方向”、“燕郊方向”、“三河方向”三个牌子,引导车辆有序排队拼车。不过昨天北青报记者在这些拼车点看到,虽然正值晚高峰,但这里停靠的车辆极少。

一名黑车司机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大望桥附近专门拉活儿的黑车大概有上百辆,一般的价位是30元,如果车少或者时间晚就40元甚至50元。这名司机开的是一辆现代的商务车,能坐七个乘客,一天晚上可以跑两次。据他介绍,大望桥和草房是两条线,也听说有黑车司机去草房的。“草房是一个新点,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除了大望桥,在国贸桥也有不少黑车,有的是私家车,有的是小面包车,“价格有时候能10元一位,但7座的车塞上十几个人,特不安全,还出过事呢”。

不少顺风车开到这里也放慢速度并摇下车窗,有些顺风车车主自制了纸牌子,上面写着自己的目的地,车开到地铁站附近就摇下车窗,用手把纸牌子举高,有乘客看到纸牌子就会直接走过去上车。

一位正在找黑车想要拼车回家的景先生说,自己自从住在燕郊之后,只乘坐了一次公交车,其他时候都是找拼车。“我那次排队等公交车就等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等到车了,车程还得一个半小时,我拼车40多分钟就到家了,我一般出来就直接找拼车。”

随着天色渐暗,招揽拼车的黑车也逐渐多起来,直接很随意地停在机动车道上,有的车几乎横着停,一下子占用了两条车道,机动车道俨然成了停车场。

晚上6点多,一度有交警前来疏散黑车司机,但是警察离开10分钟左右,黑车再次聚集,机动车道上再次停满了车。

昨天晚上6点,北青报记者来到华贸桥西侧的公交站附近,马路上到处都是等着拼车的乘客。在公交站附近,两名交通协管员在一处停车场出口拉上线阻止私家车停车,并不停地劝阻私家车:“这里不让停车,往东走。”但很少有私家车听他们的话,仅仅是向前挪了十几米,很快就有乘客快速上车。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随着地铁草房站附近成为往返燕郊的新的交通集散点,不少曾经在传统的拼车点大望桥附近拉活儿的司机也“转移”到了这里。不过,大望桥附近的黑车和顺风车依然很多,占道停车揽客的情况也十分严重。

公交车4元钱一个人,不少乘客在排队等车的过程中,遇到路线合适的黑车或者顺风车就搭车走了。“这儿人多,你在停车场怎么能拉到客人,你得到人多的地方呀。”田先生说。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从晚上5点30分左右到7点左右,朝阳北路这一路段拥堵十分严重,三车道只剩下一条车道可以行车,不少司机都用不断鸣笛来表示不满。一位车被堵在十字路口转弯处的司机说:“每天上下班都得在这儿堵一会儿,时间长的时候被堵过快30分钟,你看路都快被占完了,哪有路走,不堵才怪。”

往返燕郊拼车集散地 黑车“傍着”公交站揽客 正规拼车点和停车场“无车问津”

“这里靠着公交车站才会有客人,远个几百米,坐车的人也不一定愿意走过去。”一位黑车司机说,自己也知道有正规的拼车点,但是只有“傍着”公交车站才会有客源,不论是司机还是乘客都不愿意去正规拼车点。

晚高峰车流量大、道路拥堵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然而驾车经过朝阳北路的司机每天晚上都要在地铁草房站路口等上一阵子。众多前往燕郊的顺风车、黑车占据了机动车道,三条车道经常仅剩一条,即使朝阳北路的交通状况还不错,也会在这个地方面临“肠梗阻”。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发现,随着地铁草房站附近成为往返燕郊的新集散地,不少趴活儿的司机也从大望桥转移到了这里,不但大望桥附近占道停车的情况也依然存在,而此前交管部门顺应拼车需求设置的拼车点却几乎无人问津。

从大望桥东南角一直到华贸桥下,一直有私家车随时停下,每当有车停下,就迅速有乘客到车门处询问到哪里。由于私家车到达点主要有燕顺路、纳丹堡、四期五期天泽城等,即使都到燕郊,也不一定完全顺路,就出现人等车和车等人交叉的情况,导致私家车一度占据两条车道,并和公交车相互影响。

黑车司机老刘说,地铁草房站附近黑车多的原因是地铁口有前往燕郊的公交站,“乘客都是从地铁站出来在这儿排队坐公交车的,你看这里人特别多,都是去燕郊的。”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到6点,公交车站前已经排起了长队,人多的时候一个队伍超过100人,从队头望不到队尾,不断有人问“这是813的队尾吗?”“这是824的队尾吗?”

据大望桥附近的交通协管员介绍,每天都有“无数的车辆”在这里停车,高峰期是晚上5点到8点,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将私家车引导至正规的拼车点,避免和公交车混行。“我们一直都在引导私家车去指定的拼车点,但也就稍微远了两三百米,大家都不愿意过去。”

虽然附近有一个停车场,但是几乎没有人愿意将车停在里面。“停车场在东边,收费倒是不贵,但是不管你把车停在哪儿,要拉客还得绕到地铁口这儿,人都在这儿等着呢。”黑车司机田先生说,有人白天把车停在停车场,但到了晚高峰要拉人,还得从停车场绕过来揽客,“停车场那边也不让揽客,都是在这儿揽。”

一位等车的女士介绍,黑车一般要价15元或20元,顺风车10元钱就可以,“而且顺风车不一定要坐满,只要有人上车一般就开走了,不会等。”

昨天傍晚5点30分左右,地铁草房站路口,朝阳北路自西向东方向的机动车道上已经停着十几辆车,司机们正在招揽前往燕郊的乘客。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ummerice.com.cn彩票平台注册|注册绑卡秒送38元|博狗88娱乐官方注册版权所有